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凌空飞翔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嘟嘟回老家了  

2015-07-24 15:54:50|  分类: 平淡的日子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 嘟嘟跟皮子舅舅回老家了,我们在相隔九年零七个月的时间重回二人世界,最大的感觉是无所适从,就像一列奔跑着的火车忽然改变了方向,身体已经在另外一条轨道上了,而情绪还在原来的轨道上。看着嘟嘟过安检,看着嘟嘟背着背包检票,看着嘟嘟的背影消失在检票口,我们俩大眼瞪小眼,几乎同时对对方说了一句“回家吧”,几乎同时又说“回家干什么呢?”。回来的路上,我们开始商量什么时间去接他,我们几乎同时感慨,嘟嘟真是太可爱了。中国人对待感情的态度是羞涩的内敛的,我们不习惯当众表扬自己的孩子,更谈不上大大方方的当众和自己的孩子亲昵,可是,哪一个父母不是看自己的孩子最可爱。自己孩子的脚丫子都不嫌臭,可是人家孩子的唾沫星子你都感觉恶心,没办法,亲之爱子,不可解于心。

  我们在未来的半个月里有大把的自由时间。关上家门,我们想干什么就干什么,想什么时间吃饭就什么时间吃饭,想吃酸菜鱼就去巴蜀传香,想什么时间睡觉就什么时间睡觉,不想吃饭就不烧,不想睡觉就不睡,不想拖地就不拖,不想吃荤就不吃荤,晚上想喝稀饭就喝稀饭,想买包子就买包子。不像嘟嘟在家里,因为要保证孩子健康成长,不仅要有良好的规律的生活习惯,还要保证伙食的营养,所以我们按时吃饭按时睡觉,每餐要有主食要有荤有素有汤,不敢随便在外面吃饭,因为担心地沟油死猪肉僵尸水果,甚至门口的大拇指包子店都不到万不得已不吃,因为不能保证面粉里没有石灰青菜馅里没有虫子肉馅里没有淋巴结。孩子是正在发育生长的小树苗,营养不全怎么抽条,何况我们家没有先天优势,祖辈先人里没有身高超过175cm的;而我们两个已经是秋苞米了,一切都已经定型了,没有生长的压力,我们活开了。怎么开心怎么过,李渔说过,本性酷好之物即是一个人的药。晚饭就煮稀饭吃大拇指包子了,原则上不起油锅。

  对于嘟嘟这次回老家,一方面是他自己想回去,他想和老哥一起玩,他喜欢那个偏僻的乡村,也许喜欢也是深植于基因的吗,我对于那个乡村骨子里的热爱通过DNA遗传给了他,记得过年时从老家回来他一个人坐在车里流泪的样子,那不是孩子受了委屈的大哭,那泪水里是离情之苦,离开老哥的不舍,离开老家的伤感,回到苏州,他用积木摆了一个完整的奶奶家的庭院,堂屋,锅屋,菜园,鸡窝。另一方面,我也想让他回去,我想让他感受一下乡下特有的宁静和丰富,没有任何杂质的夜晚,纯净的静里有的只是深巷中的狗叫窗下的蛐蛐鸣,纯净的黑里有的只是月光的清辉或漫天繁星的微光,半天霞光后的日出,倦鸟知还时的西下夕阳,黄昏时看着黑色漫如流水笼盖四野,日出之前草地上的露珠,茂密的玉米地,成片的棉花田,绿展展的豆子地,平展的田野里突兀的长在沟沿上的白杨或柳树,因为突兀,所以在蓝天的映衬下那树特别伟岸特别清晰,它不同于城里的行道树,在高楼大厦环绕之中的树木是猥琐的憋屈的,它们没有足够的空间伸展自己枝桠,因为天空都被高楼切割的零零碎碎。另外,我想让他感受一下北方人的粗放和爽气,他生在苏州长在苏州,他浸淫了苏州人的精致细气,凡事都有两面性,精致固然好,细气里难免含有不爽气,说话说一半留一半,留的那一半让人猜,我受不了这样的男孩子。北方的庭院是大门敞开着的,从大门里可以看见院子和堂屋里的八仙桌子,也就是说你探头到一个北方人家,从大门里就可以几乎看到这个家的全部,而南方的庭院是深深的,深深的院子高高的围墙却配一个黑漆小门,即便是小门也不完全敞开,平日里是紧闭的,有人进出,也是留一道窄窄的缝,你探头到一个南方人家,你看到的只能是一面白色的影壁。北方的大气却难免浅薄,南方的细气却容易流于小气;北方的坦白里让人没有回味的可能,南方的幽深里尽是百折千回的故事。说了那么多,其实,我告诉儿子的只有一句,嘟嘟,你不知道妈妈小时候摸知了猴的时候有多么快乐,独乐乐不如众乐乐,何况你是我儿子呢?很多的东西,当时经过的时候你不一定能感受到,多年之后你才能感受到那时的美好,所以不用给孩子描述太多,只是让他去感受,只要他有感受的能力,他就能感受到属于他一个人的美。纳兰容若一句“当时只道是寻常”说出了千千万万人的追思。

   昨晚,洗完澡,我发现嘟嘟的眼睛红红的,象是哭过,我问他怎么了,他白了我一眼,说没什么,我不放心,继续追问,他就哭了,说过两天我要想你们了怎么办?说的我既欣慰又心疼,欣慰的是他对我们的依恋,心疼的是这个孩子很敏感很重感情,这样的孩子容易受伤。我安慰他说,你的这种感觉很正常,毕竟你从来没离开过家,妈妈读大学的时候已经十八岁了,但是也是第一次离家,妈妈一上车就哭了,不过,第二次离家我就不哭了,因为我学会了独立生活,发现独立生活和在家里一样开心。今天,我们送他去昆山南高铁站,和皮子会和,乘13:03 G7296火车,从爸爸车里下来,他就要求自己背着双肩包,像个小大人,我问他可会想妈妈,他说才不想你呢,你太坏了。呵呵,这才是平常的小嘟嘟,我们母子是在互相斗争彼此斗嘴中交流的,我不习惯深情的告白般的你亲我爱,就像太真的感情或者是真实的笨拙或者是假装的云淡风轻。

   昨晚,嘟嘟睡着了,我睡不着,老公也睡不着。我先是憋着,没憋住,我给他说我的担心。你让你姐把农药放好,嘟嘟别把农药当饮料喝了;他傻啊,你有病。村前面的马路没有红绿灯,过马路可一定要当心啊;放心吧,他十岁了。乡下的镰刀锄头的那么锋利,让你姐放好,万一磕着碰着的可不得了;行行行,你睡吧。沟渠里的水你看着不深,可是陷进淤泥可很难拔出来;你小时候没事跑到淤泥里玩?不要让你姐光顾着农活,多看着点嘟嘟;你烦死了,那就别让他回去了。可是,车票都买好了。算了算了,嘟嘟是回老家,我们三个人的老家,我生活了十一年的地方,我从小上树下河的不也长这么大了。想想安然了,就睡着了。因爱生忧,因爱生怖,若离于爱,无忧亦无怖。可是,若离于爱,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呢?

  白居易说,“毋云不相送,心到青门东。”我的嘟嘟现在应该是在徐州去丰县的大巴上,祝嘟嘟在乡下过的开心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0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