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凌空飞翔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变味的乡村  

2015-08-16 11:33:28|  分类: 平淡的日子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 我是那么热爱乡村,可是,我不敢说我热爱她,因为怕别人说我叶公好龙,只有真正在乡村生活过的人才有资格谈好恶,不是吗?可是,我还是想说,我热爱乡村,热爱几十年前那个阡陌交通鸡犬之声相闻邻里互相往来的乡村,那时的乡村是一块小河边的石头,太阳出来晒得滚热,月亮出来浸的冰凉,下雨时淋的湿漉漉的,下雪了蒙上了洁白的被子,那是一块以天为被以地为床的石头。因了这种热爱,我把十岁的儿子送到乡下奶奶家,本意是想让他体会一下原生态的乡村之美,可是,我错了,乡村已经变味了,乡村已经变成了一块被城市的劣质颜料所涂抹的石头。

   百度给出的乡村的解释,乡村(Rural,有时又称Country),居民以农业为经济活动基本内容的一类聚落的总称,又称农村。“以农业为经济活动”是定语,用来修饰、限定、说明后面的“聚落”。没有农业活动的聚落不叫乡村,有农业活动的零散人家也不叫乡村,必须同时具有农业活动和聚落才能称得上真正意义的乡村。我不敢说自己热爱乡村,是因为我从来没有作为一个“以农业为经济活动”的农民生活在农村过,我只是在童年的时候跟着爷爷奶奶爸爸妈妈生活在那里,因为年龄幼小,没有力气从事体力劳动,所以只能跟着大人打打下手,拾麦穗点豆子施化肥等等这些碎活,而且累了就可以不干,所以我看到的乡村肯定不是真正意义上的乡村,而是孩子眼中好玩热闹的乡村,是鸡栖于埘日之夕矣羊牛下来的乡村,也就是说我对农村生活的好恶不能说明任何问题。可是,回到老家,很多老人告诉我,现在住上楼了,吃饱饭了,却没有以前快活了。问他们为什么不快活了,他们吭哧半天,憋出一句,“谁知道呢,现在人和以前都不一样了,反正是不快活。”

    我小时候的乡村是这样的,两百户左右的人家聚集而居,每家人家都有一个三分地大小的院子,院子北边是三到四间堂屋,东面是三到四间东屋,或西面是三到四间西屋,南边是带门楼子的大门,另外闲置的一面堆放柴火拖拉机等家什,堂屋屋檐下或院子里会种植一些容易成活的花草,如月季花菊花地雷花野马蜂菜,有女孩子的人家必定要种指甲花,以便夏天染上通红的红指甲,也有的人家在院子里种菜,番茄黄瓜青椒大葱等等家常菜,吃饭的时候就地摘菜,直接达到李渔所谓的“旋摘旋烹”的至高境界,东西两家人家可以共用一堵墙;村子里面的道路曲里拐弯没有一条直路,外人感觉错综复杂,本村的人闭着眼睛也能找到毛蛋狗剩家;紧邻村子的外面是绿树池塘泥巴路环绕;再外面就是田地,初夏种水稻夏末收割,割了水稻种玉米黄豆,秋天再收割,收割完玉米黄豆播种小麦,小麦在地里过一个冬天,初夏收割,割了小麦再种水稻,每年这样的往复,田里总是欣欣向荣的,田地象是一个多产多育的肥母猪,下了一窝这样的崽子,再下一窝那样的崽子,生生不息,只要人们好好侍弄她,她总会有东西回报农人;田地的西边是长长的长满槐树和杨树的河沿,我不知道河沿从哪里开始,也不知道河沿到哪里结束,只知道我看到的河沿是没有边际的,往南看看不到边,往北看也看不到边,往西看则是一条长长长长的复新河,河水洋洋,同样是往南看看不到边,往北看也看不到边,只有往对岸看能看到边,对岸即是另外一个乡镇了,那里是小孩子心目中的外面的世界,我不敢轻易涉足。这里的农人日出而作日入而息,干活的时候大人干重活小孩干轻活,休息的时候则是和很多邻居一起围坐在村头宽敞的地方聊天,铺张奶奶编的芦苇席,孩子们或疯跑打闹或躺在席上边看星星边听大人拉呱,东扯葫芦西扯瓢,总是有呱拉,大到国家大事,小到偷鸡摸狗,没有农人不知道的。我就是在这里第一次知道了在遥远的三国有刘备张飞关羽三兄弟的,也是第一次知道我们这个村子是个小碗,小碗外面套着乡镇这个大瓷碗,大瓷碗盛在一个叫县的大盆里,大盆放在一个叫市的浴缸里,浴缸被放进一个叫浴池的省里,省又被饱含在一个叫大海的国家里。几乎所有乡下的孩子对世界的认识都是从村头的聊天里开始的。

   现在的乡村是这样的,国家推行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,农村城市化,平房一律改楼房,分产到户的责任田统一承包给某公司,某公司每年每亩地给田地所有者八百斤玉米八百斤小麦,闲置下来的劳动力可以给某公司打工挣计件工资(如摘一斤毛豆一毛钱),也可以出门打工,政府的出发点是好的,可以统一大规模耕种,既充分利用了土地资源又解放了多余的劳动力,对农民更好,不再靠天吃饭,每年旱涝保收的拿到八百斤玉米八百斤小麦。只是真正操作起来问题并不那么简单,首先,农民要想拿到这八百斤玉米八百斤小麦,就要保证某公司是挣钱的,他不挣钱的话拿什么来给你粮食呢,而种田并不是包赚不赔的。去年寒假我们回家,发现往常一望无际的青青麦苗不见了,代之的是烂在田里的大片大片的卷心菜,据说是今年卷心菜卖不上价钱去,承包商感觉雇人收割卷心菜的价格比卷心菜本身的价格还高,就扔下田里的卷心菜跑路了,农民拿不到应得的田地补偿款,土地也被生生的闲置了。而且,农民种自己的田,那是精耕细作不放过地头边沿一分一厘的土地,农民热爱土地就像热爱自己的孩子一样啊;而承包出去以后,农民不再是田地的主人,田地只是他们挣钱的工具而已,说到底,农民不再热爱土地。这一点是可怕的,物尽其用,人尽其能,这是理想的境界,责任田统一承包与这个境界背道而驰了。

     即便是有自己土地的农民,虽然仍然是精耕细作,但农民已经不再依赖土地了,很简单,因为依赖土地就意味着贫穷,每亩田一年的收益在两千块钱左右,普通五人家庭一般有五亩地,也就是一家人一年田里的收入是一万块钱,除去自家吃米吃面的粮食,只能剩下八千块左右,这根本不够全家人一年的各种花费,农民必须谋求另外的挣钱路子才能生存下去,于是,出现了大量的打工族。村里几乎所有青中年都出门打工了,打工一年的收入在三四万到十万不等,农民富裕了,但不再有阖家团圆的天伦之乐,留守儿童成了普遍的存在。暑假回到村里,几乎看不到中青年人,老的老小的小,老人带着孙子过日子已经成为一种常态,老人膝下无人承欢,小孩在暮气沉沉的氛围里生活。而孩子们是不缺钱的,每家的孩子都有大电视看,都有廉价质劣的积木玩。孩子们看似比以前物质生活丰富了许多,其实他们失去的更多,失去了父母的陪伴,失去了乡村的安谧。出门打工的人带来了城市的气息,城市顺利的完成了对乡村的侵蚀,乡村接受的仅仅是城市的劣质涂料所涂成的外壳,城市的文明压根没有吹到乡村。

      村子的前面盖起了一栋栋楼房,五层,象城里那样建成了独立的小区,远远看过去,有点鹤立鸡群的架势,让人分不清这是城市还是乡村?说它是乡村吧,它有城里的小区城里的楼房;说它是城市吧,它没有城市的配套。小区里的垃圾堆在一个废弃的车厢里,不是每天清理而是堆满再清理;经常的停水停电;冬天,自来水会被冻住,住在顶楼的人也要到楼下去提水;下水管道偏细,所以经常堵住,便秘的人都不敢在楼上上厕所;以前水井里的水是甜的,现在的自来水是混的,刚刚安装一个月的莲蓬头竟然只有两三个孔出水,原来是自来水碱性太大把莲蓬头堵住了,这叫什么事啊。最重要的是,楼房失去了乡村的本色,不接地气,农民习惯了多年的鸡栖于埘羊牛下来没有了,没有院子到哪里去养鸡养羊养牛呢,以前的柴火大锅都没有了,再也吃不到柴火铁锅木头锅盖蒸出来的馒头了。孩子们也不再能随便串门了,呼朋引伴被一个个的格子间阻挡住了,他们各自窝在各自的家里看电视打游戏,村里几乎看不到成群结队的孩子们,孩子们失去了乡村童年应有的丰富活泼。我婆婆,一个住在平房六十八年的老太太感慨道,“住楼好啊,年轻人都喜欢住楼,住楼干净,可是我住楼就晕,不知道东西南北,大门整天整天的关着,连个鸡也养不成。”四十五岁的大姑姐说,“住楼哪里有住院子好啊,楼上通通的脚步声,马路上来往的车声,吵死人,再说了,以前柴火不要花钱水不要花钱,也就是花点电钱,现在呢,煤气要花钱,水也要花钱,花销立马就上去了。”原来的村庄被拆的七零八落,走在村子里,到处是断壁残垣,勤快的人家清除掉建筑垃圾后在原来的宅基地上种植了庄稼,搞的村庄更加不伦不类,村子不像村子,田野不像田野。大家都回不去了。

    另外,外来务工导致大家贫富不均,干的好的,一年挣十几万,干的不好的,一年挣两三万,贫富的不均衡打破了乡村的和谐,互相攀比的现象暗暗滋生,活给别人看成了压在很多人心头的大山。在外面怎么吃苦都可以,回到乡村,必须是衣着光鲜志得意满。五年前,过年回家,老公买两百块钱一条的红南京即可,现在,必须是中华,否则,拿不出手,因为村里让来让去的香烟基本上都是中华,甚至有苏烟有熊猫。我不相信所有的人平时都是抽中华的,父亲一语中的,“苦了一年了,不就是要风光这几天嘛。”乡人把面子看得过于大了。表壮不如里壮已经不适合现在的乡村,现在的乡村已经没有纯朴可言了,以前一家人吃肉,隔壁两家的小孩都跟着解馋,现在你家吃猪肉我家就要吃牛肉,谁也不能显出比别人过的差。

    不过,乡村即便变成了一块城市的劣质颜料所涂抹的石头,我依然热爱家乡,我有退休后回乡定居的想法,我问父亲为什么不怀念他生活了几十年的地方,父亲冷笑一声,“我太了解农村了,所以我不愿意回去,别的不说,就一个借钱就能让你把村里的人得罪光。”我愕然,借钱有什么得罪人的,想借就借,不想借就找个借口推掉就是了,父亲说,“推掉?推掉就会得罪人;他借两万三万你可以说没有,借两百三百你能说没有吗?只要他借了钱,还钱就没那么容易了,我到现在还有XX借的三百块买牛的钱没还呢。”乡村的诗情画意突然消失了,原来乡村就如方便面,闻起来香,真正吃起来就没那么好吃了。可是,无论如何,我还是热爱它,并打算每年回去看它一趟,我的让人又爱又厌的家乡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5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