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凌空飞翔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读行人  

2015-08-19 17:06:46|  分类: 平淡的日子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 送儿子上围棋课,去的太早了,两个人溜达到附近的公园玩。在公园的一个路口,他一个人听评书,我一个人东瞧西看。看了一会天空,天很蓝云很白,可是,天空是单调的,我没有雅兴望天空云卷云舒;看了一会麻雀,成群的麻雀在草丛里找草籽吃,头一点一点的,很忙碌的样子,终日役役只为填报肚子,是谁说过愿意做一只自由自在的小鸟,让他变小鸟试试,估计一天就厌烦了;看了一会紫薇花,紫红色的,白色的,成束的小碎花,在盛夏倒是她开的最盛,可惜,她开的再美,也是单调的美丽,容易令人厌倦;百无聊赖,恐惧于时间无声的流逝,梁实秋说过,很多人珍惜自己的生命,却很少有人珍惜自己的时间,却没有想过,生命即是有时间组成的,我是在自杀啊。

    看着公园里来来往往的人,形形色色,三三两两,穿着五花八门,很有意思,热爱八卦的心理让我情不自禁的猜测着捉摸着他们。

    过来了两个男孩子,也许是男人呢,没办法检验,应该是两个男性比较确切,谁知道呢,说不定是变性人呢,这个问题不纠结那么多了,反正是两个有男性外貌特征的两个人。一高一矮,高的瘦,矮的壮,都是衬衣西裤西服的穿着,很正式,手里都拿着黑色的文件包。两个人错开着一前一后的走,矮的在前面,高的在后面,大家都不说话,矮的很有精神,走路像脚底下安了弹簧,带劲的很,走路的时候目不斜视,虽然没有表情,但身体和面孔都是放松的,很享受公园里的清风徐来似的,又好像周围的一切都和他不搭噶似的;高的在后面,无精打采的,总让我疑心他随时都会打一个大大的哈欠,走路拖拖踏踏的,好像脚后跟总是抬不起来似的,同样的没有表情,同样的目不斜视,可是他的身体和面孔都是紧张的,好像随时会被猎人当做兔子猎杀了似的。我忍不住猜测两个人的关系,同事?有可能,装束和文件袋都是一样的嘛;上下级?有可能,但肯定是矮的是领导,领导一般都走在前面嘛;朋友?不像,两个人之间的空气是凝固的。不管他们的关系了,突然内心一阵窃喜,高并不代表帅,矮并不代表不帅,男人重要的是气势。以后,不要那么担心儿子长不高了。

    远远的过来了一个女人,打着小花伞,镂空的白色披肩,红色碎花的紧身长裙,走路如风摆杨柳,再加上高跟鞋敲打地面“哒哒哒哒”的声音,让人眼前一亮,徐娘半老就应该是这个样子了,所谓半老,就是褪去了少女的涩,却还没有老太太的衰,女人的味道,不温不火的味道,令人回味悠长的味道,在我内心赞美她的时候,她走近了走近了,我的心却掉下去了,原来她是个至少七十岁左右的老太太,皱纹被脂粉填满了,嘴巴被唇膏涂红了,眉毛被眉线描黑了,可是,为什么不再做个拉皮,因为松弛的皮肤让这一切都变形了,更让人不能容忍的是,脖子里层叠了两三层的皮肤堆积在那里,令人疑心面皮掉下来了。她走远了走远了,我目送她,看着细细的高跟鞋承载着她暮年的身体,我的心颤了,怕她摔倒了。她的背影顶多三十岁,是性感的丰满的背影。人要服老,什么年龄做什么事,什么年龄穿什么衣服,没有好坏,只有适合不适合。冬行夏令,只为落得让人耻笑,笑她的装嫩。

    嘻嘻哈哈过来了三个女孩子。差不多的高矮,差不多的胖瘦,差不多的年龄。一个披肩长发,清汤挂面式的,五官并不出众,却很细气,眉目也异常清晰,眼是眼,鼻子是鼻子,黑白相间横条纹连衣裙,秀气的半坡跟凉鞋,清爽的文静的气息挡都挡不住的从她的身体举止里溢出来;一个扎个马尾辫,走路的时候一甩一甩的,五官也不出众,却是豪放的,圆鼓鼓的大脸,粗粗的眉毛,大大的眼睛,直挺的鼻子,大大的嘴巴,每一个器官都算不上精致,凑在一起却是无比协调,白色T恤,浅灰色裤子,白色的凉拖,青春的味道,奔放的味道;另一个头发束在后面成一个髻,没有刘海,头发服帖的贴着头皮,没有一丝乱发,五官很普通,但脸出奇的干净,配上她的发型,她的头给人一种乒乓球的感觉,圆,滑,且动感十足,小碎花的连衣服,细高跟凉鞋,浑身上下散发出一种冰淇淋的味道,甜甜的凉凉的。年轻就是美,无怪乎从八十岁到十八岁的男人都喜欢小姑娘,小姑娘确实耐看。

    走过来祖孙俩。奶奶带着孙女,奶奶六十多岁,花上衣花裤子,齐耳短发,面容粗糙,长期风吹日晒的结果,很显然,从农村到城里帮子女带孩子的乡下妇女。小女孩六七岁,蹦蹦跳跳的,很是可爱。我正在猜测这是奶奶还是姥姥的时候,小女孩蹦跳到旁边的沙堆里要去玩沙子,只见奶奶一个箭步冲过去,拦住了小女孩,嘟囔着,“囡囡,等奶奶给你穿上鞋套再进去,要不然,弄脏了鞋子妈妈回家要骂人了。”满脸的无奈,一腔的惶恐,这肯定无疑是奶奶了。如果是姥姥说这句话,语气应该是甜蜜的责备。其实,我应该想到这是个奶奶的,如果是乡下的姥姥,肯定已被女儿包装成城里人了。这就是所谓的生女儿是一辈子的运气,生儿子是一时的名气。这是个务实的时代,什么都讲究投入和产出,女儿比儿子实惠。

   又过来祖孙俩。奶奶带着孙女,奶奶六十多岁,小波浪卷发,绿底白花短袖,米色裤子,黑色平底凉鞋,清清爽爽的;小女孩两三岁,坐在小推车里。小推车的把手上挂着一个手提袋,不用打开我就知道,手提袋里放着水饼干水果纸巾小扇子,孩子可以随时喝水随时吃水果随时吃饼干,出汗了随时扇扇子。这是目前城里带孩子必备的武器,岂不知这是在剥夺孩子的缺失感,缺失了渴缺失了饿缺失了热。因为没有缺失,孩子们体会不到获得的快乐。试想想,我们的孩子喝水是按照钟点,吃饭是按照钟点,吃水果是按照钟点,睡觉是按照钟点,唯独,没有按照感觉。可怕的,科学扼杀了本能。

   走过来了一对男女朋友,男女长相都很普通,看穿戴象是附近写字间的白领。两个人手拉着手,很亲密的样子,我在心里暗暗猜测这两个人谁先追的谁,关系到了哪种程度。两个人走到紫薇花旁玩自拍,女孩子端庄的站着,站的笔直,男孩子右手伸的远远的拿着相机,身体紧紧的靠着女孩子,头抵着女孩子的头,裂开嘴笑了,女孩子只是微微笑着,就这样拍了一张照片,拍完照片那男孩子先自己看了一下,又拿给女孩子看,女孩子微微点了点头。我想,是这男孩子先追的女孩子,男孩子喜欢女孩子多一点,因为男孩子不自禁的想靠近女孩子,而女孩子丝毫没有主动靠近男孩子的意思。至于关系,我想男孩子还没有完全得到女孩子,因为女孩子是矜持的,男孩子是讨好的惶恐的,最主要的是男孩子一点都不笃定。男女之间,爱或不爱,存在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细微之间,绝不在于情人节的花结婚的钻戒生日的礼物。每年的情人节七夕节,各种炫,炫花炫美食炫美服,只是令人感觉热闹的荒凉,人们已不会表达自己的心,物质的给予是最省力最看得见的表达。

   我是不是很无聊啊,是很无聊哈,所以我成不了为了仰望星空却摔了个跟头的哲学家,我奉行的是俗事的哲学,不为无聊之事何以遣有生之崖?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3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