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凌空飞翔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王维.静  

2016-09-22 08:50:41|  分类: 平淡的日子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   莎士比亚嘲讽生命:“充满了声音和狂热,里面空无一物。”所以,我爱热闹,更爱宁静。热闹的时候,我是社会大机器上的一颗小螺丝钉;宁静的时候,我只是我,不,我不止是我,我是丰饶自然的一部分,天地与我并生,而万物与我为一。从滚滚红尘中抽身而出,我孑然独立,我是自由的了。烟波浩渺的古典文化里,那么多诗词大家,我喜欢谁就和谁聊聊天,真好。安静的时候,尤其是月圆之夜,我喜欢读王维的诗,因为,只有王维,能把“静”描绘的如画一般美丽。

   老子曰:“五色令人目盲,五音令人耳聋。”也就是说,缤纷的色彩反而令人看不到色彩,歌乐声动反而令人听不到音乐。所谓“绘事后素”,先有白色底子,然后绘画。静,就是绘画时白色的底子。若底子是五彩的,任如何高明的画师也难画出美丽的图画。王维特别擅长用诗作描绘出美丽的图画,只不过,他的画突出的不是画,而是画下面白色的底子。

  “雨中山果落,灯下草虫鸣。”雨中,山果,落,灯下,草虫,鸣,寥寥十个字,就把一副动中有静静中有动的秋夜独坐图树立在读者面前。秋夜,诗人独坐山中小屋,室内灯光摇曳,室外雨声淅沥,万籁俱寂,整个世界都沉睡了,不时能听到山中野果落地的声音,“啪嗒”,闷闷的声音,在寂静的夜晚竟然如此清晰,草中的虫子在灯下低鸣,它也许把诗人当做一棵草了吧?人,雨,山,果,灯,虫,已经融为一体。为什么能融为一体呢?是因为静。静才能空,空才能接纳,把自己的心敞开接纳自然万物。诗人把这样一幅美丽图画展现在我们面前并不是为了让我们看画,而是为了突出画的白色底子——静。只有黑色能衬托白色,只有彩色能衬托无色,只有动能衬托静。优秀诗作的魅力就在于迂回曲折的悠长回味,讲究的是曲径通幽,直通通的大道一眼可以望到头,没有任何想象玩味的空间,这样的诗作毫无美感可言。

   “坐看苍苔色,欲上人衣来。”当第一次读到这句诗的时候,我有一种想哭的感觉,这样的诗句怎么可能是人写出来的呢?这是神来之笔啊。诗人独自在雨后的庭院里散步,庭院里有一丛绿茸茸的青苔,诗人忍不住坐下来细细的观赏这些雨后的精灵,雨后的青苔格外青翠,她们轻灵活泼,仿佛随时会跑到诗人的衣服上来。一句诗十个字,无一字是“静”,却无一字不是写“静”。坐,是静;看,是静;苍苔色,是静;上,是动。却恰恰是一个“上”字把静表现的入木三分。苍苔欲“上”人衣的前提是什么?是静。只有万籁俱寂才能物我相生,人为苍苔,苍苔为人,人与苍苔都是自然界的一部分,他们混为一体。还有一种解释,诗人享受着雨后的宁静,于是,在苍苔边坐了好久好久,以致于苍苔把他当做了大地,想悄悄的爬上来。多美的一副“诗人苍苔嬉戏”图。这世界从来都不缺少美,美,也不一定都在远方,世界那么大,你的脚下就是别人的远方。美就在我们身边的角角落落,只看你是否能静下心来欣赏她们了。

  “人闲桂花落,夜静春山空。月出惊山鸟,时鸣春涧中。”只有心静才能注意到桂花落地,若心里乱糟糟的,不要说桂花落地了,就是钱包落地都不一定能觉察到。山里太静了,以致于月亮升起来了,月光洒向山间,竟然惊动了树林里的小鸟,扑棱棱,小鸟飞走了,不时的在山涧中鸣叫。这首诗是我抚慰自己浮躁心灵的良药。每当我在工作或生活中遇到烦心事的时候,每当我忍不住暴跳如雷的时候,我都咬牙切齿的背这首诗。反复的诵读,我的心会慢慢慢慢的安静下来。一本好书或一首好诗就是一个避难所,当现实的生活太无味时,我们可以随时躲到“避难所”里去。所以,读书人都是幸福的。

“倚杖柴门外,临风听暮蝉。” 我特别喜欢这句诗的意境,安逸,静谧,还有点温暖。倚仗,是安逸;听暮蝉,是静谧;既有柴门外,必有柴门里,柴门里有家人,那柴门外就有了些温暖。看到这句诗不由得想起东坡的那句“倚杖听江声”。古人听音乐没那么方便,所以,他们只能听听暮蝉啦江声啦,相对于古人来说,面对可以有众多音乐选择的今人,是幸也?不幸也?很多时候,今人听音乐只是为了把空虚的生活填满,仅此而已。我总觉得等我老了,我会回到故乡的院子里,拄着拐杖伫立在柴门外面,迎风细听暮色中的蝉鸣,时断时续,此起彼伏。不知道站了多长时间了,直到老伴叫我,说:“你这个老妈子,自己腿脚不好了还不自觉,天都黑了也不知道回家,摔倒了咋办?咋,你还想捉知了猴,就你那牙,馒头都要泡着吃,还想吃知了猴?”和没文化的人过一辈子就这点最痛苦了,你听暮蝉鸣,他吃暮蝉香。

王维描述“静”的诗还有很多,比如,“空山新雨后,天气晚来秋。明月松间照,清泉石上流。”“空山不见人,但闻人语响。返影入深林,复照青苔上。”“木末芙蓉花,山中发红萼。涧户寂无人,纷纷开且落。”等等等等,都堪称经典,值得背诵。

声明一下,对于诗作,我是外行。所幸我是外行,我才可以想怎么写就怎么写,我在诗中感受到了什么我就写什么,不用担心业内人士的批判。一千个读者眼里有一千个哈姆雷特,为什么要求每个人读同一首诗要有同样的感受呢?我读所有的古典诗词从不看注释,因为注释破坏了诗词的美感。诗词讲究的是意味和韵律。意味者,只可意会不可言传,说出来就不美了;韵律者,节奏也,一个字都不能改,就像舞曲似的,若曲子错了,舞步不就乱套了吗?只要反复诵读,其义自现。如陶渊明那般,“好读书,不求甚解;每有会意,便欣然忘食。”死记硬背,其实是最好的读诗方法。好的诗词即便不嚼,时间长了,也会融入进你的血液里的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